首页

文化改革

丝路文化

非遗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园区

文化旅游

文化交流

分分六合

分分六合

史密森学会在线转录中心推出的众包界面。

  芝加哥历史博物馆众包项目海报:“你的城市,你的博物馆,你的选择。”

  “众包”指的是一个公司或机构把此前由员工完成的工作任务,以自由自愿的形式外包给非特定的大众网络的做法。与过去的“外包”概念所不同的是,众包的参与主体可以广泛拓展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网友,参与性更强,对专业化程度的要求也更低。这一形式最典型的案例就是现在获得很大成功、充满活力的维基百科。

  在国外,众包这一形式被越来越多地运用于文博机构。众包不仅让博物馆、图书馆借助公众力量,高效率地完成了各种“不可能的任务”,也让那些既想“看”又想“做”的观众更广泛、深入地参与到文博事业中。

  全民参与史密森学会数字化进程

  如今,很多美国人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到家,不是上网看一集《绝命毒师》放松心情,而是打开电脑,在对应的图片下方敲出蜜蜂标本的标签、阿波罗宇宙飞船的装箱清单、美国内战时期一名军号手的手书,或是一位自然学家在19世纪初穿越爱尔兰时留下的笔记。在2013年史密森学会在线转录中心推出众包数字化工程以前,这些内容都是学会员工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参与该工程就像发微博一样简单:只需打开中心网站,从史密森学会下设的14家图书馆、档案馆和博物馆提供的文件中自助选择感兴趣的内容,就可以开始工作了。从艺术、科学到历史,志愿者阅读纸质材料的扫描件,在页面下方的区域输入对应的文字。志愿者可以匿名参与也可以在项目旁创建个人简介,可以独自承担一个项目也可以和其他人合作完成。每位志愿者转录的文字先由一些资历较深的志愿者进行初审,通过之后提交给中心工作人员进一步审核,审定合格之后才能宣告转录完成。

  这项数字化工程还在继续。到目前为止,来自世界各地的5883名志愿者已经参与了超过1000个项目,转录文字超过15万页。史密森学会在线转录中心项目协调员、人类学家梅根·弗瑞特表示,通过转录,人们揭开了被模糊的历史,也得到了不少乐趣。参与数字化转录的志愿者还在网络上自发地形成了社区,他们在“脸书”等社交平台上围绕各自的项目展开讨论,并分享转录过程中的小技巧,例如,如何分辨一名作家手写的字母s和n。

  20世纪初,美国国家植物标本馆委任植物学家约瑟夫·纳尔逊·罗斯组建了一个类似植物图书馆的标本库。当对其数字化的志愿者梳理罗斯的记录时,他们注意到一些女性的名字。无论是职业女植物学家还是业余爱好者,她们向标本馆送去的标本质量之高此前从未被提及。这一发现促使史密森学会修改记录,反映女性所做的贡献,参与转录的志愿者也深受鼓舞,在罗斯的记录里共计辨认出27位女性的名字。现在,这些女性植物学家不少都拥有了自己的维基百科页面。

  众包破译千年古埃及文献

  1897年,两名英国考古学家在埃及首都开罗以南的古埃及城市奥克西林库斯发现了一个古埃及垃圾堆,里面竟然有超过50万张莎草纸(古埃及人广泛采用的书写载体)碎片。令人震惊的发现也带来了无尽的苦恼:没有人能够读懂这些支离破碎的文献。

  1898年至2012年,学者们只翻译出其中的5000张碎片。这意味着1个多世纪以来,研究人员只解译了这些文献总量的1%。这些莎草纸碎片目前被收藏在牛津大学赛克勒图书馆,所有权归属于伦敦的埃及探索协会。

  为保证破译工作能够顺利进行,由牛津大学教授德克·欧卜克倡议发起的“古代生活”项目于2014年全面启动,把破译工作众包给具有古希腊字母表基础知识的“公民科学家”,后者在网上浏览这些碎片,并尝试把上面的文字翻译出来。被转译后的文字都会经过系统和软件的反复核对,以确保工作的精准度。

  此次众包得到全球25万多名志愿者的帮助,破译工作目前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德克·欧卜克表示:“项目进展的速度远远超过了考古人员自己拿着放大镜埋头苦干,我们已经破译了10万到20万张古埃及文献碎片。”据了解,这些文献主要记载了公元前1世纪到公元7世纪的历史,包括古代戏剧、诗歌、法医报告、购物清单等内容。约有24个关于医药方面的文献已被整理出来,包括去年年底发布的古代治疗宿醉的方法。

【】【】 来源:中国文化报  编辑: 白琳

精彩大图

  • 走进陕西非遗:春发生葫芦头
  • 走进陕西非遗:西安饭庄
  • 走进陕西非遗:德发长

合作机构